2018年2月13日

國際職涯的推手:教育現場的實踐者陳士瑤

  談到出國工作,攤開成功案例來看,放眼所見似乎皆為專業領域的技術人才、跨國公司外派以及管理階層的高端人力等類型。然而,任教於正修科技大學應用外語系的陳士瑤老師,用她在教育現場的實踐,走出了一條最適合技職體系學生走的國際職涯捷徑。

  她將曾經在業界學習到的經驗、人脈與資源分享給學生,接洽來自新加坡、加拿大、瑞士等地的實習機會,讓她的學生在就學時期即有可貴的海外實習經驗,一畢業便進入職場軌道,並且用出國實習的經驗來自我加值。

陳士瑤老師推動系上學生出國實習已達五年,從新加坡SATS與DNATA兩大集團底下的地勤與飯店管理相關職缺開始,媒合學生到新國擔任第一線的服務人員,以大量與人溝通接觸為構思,讓應用外語系的學生,除了能夠迅速在異國落實語言的再精進與「學以致用」外,還能習得新加坡人力經營與國際服務業制度化的狀況,提升學生的就業力、適應力,以及溝通協調力。

  談及當初為學生接洽出國實習的動機,陳士瑤老師顯露了對大環境的憂慮:「當初知道有這樣的合作機會是很高興的,因為我一直想著現在台灣的狀況,我覺得公部門幫助學生未來鋪路做的事明顯不足。」陳士瑤以韓國為例:「前幾年韓國政府為了因應國內失業率高跟低薪的狀況,借力使力地用大量資金補助把青年推到國際市場上工作。先出去,再讓他們把國際經驗帶回來,增強國家的競爭力。」由於看不到國家為22K世代做類似的努力,陳士瑤以自己任教的系所為基地,為學生求得一年的出國經驗,為他們造橋鋪路:「我那時候想的就是要送學生出去,送出去他們還是會回來,回來以後就是不一樣的人。」


出去就是一場蛻變


  第一批出去的學生僅有兩位,現在都留在新加坡發展,其中一位已升遷新加坡航空的地勤小主管,另一位則在新加坡創業,開設網路貿易公司,做台、越、新三地的貿易。

  後續出去的學生除了在新加坡的機場與飯店工作外,還有在加拿大實習、瑞士念書加實習工作的機會。

  以瑞士的案例而言,其中一個女學生原本性格害羞,平時大都和台灣去的同學互動,出國原本想找華人當室友。被陳士瑤老師知道後提醒:「出國一定要把語言活化,增加自己的社會性,並建立人脈!」她於是勇敢跨出去。在瑞士這一年,藉由教育部雙聯學制計畫取得台瑞兩國的學歷,密集的修習一百多個學分,並且借由當地學校的媒合,進行高密度的瑞士工作實習,月薪六萬起跳,不僅可以負擔自己的學費,還能存錢。閒暇之時則藉由地利之便遊歷歐洲大陸,學習德語發展第三外語能力,回台後在上市上櫃的科技公司負責歐洲線的出口貿易。

  另一位現在在富邦人壽擔任基層主管,同時在東部經營Airbnb的男同學,從大一即在餐飲業大量的打工,原先對自己的未來想像就是擔任連鎖餐廳的領班。然而,被送到新加坡後,在銷售職位大量與人接觸,以極快的速度融入當地並且增進語言能力。這位同學陳述:「剛開始實習單位開會你甚麼都聽不懂,被嚴重嫌棄,但我也不氣餒,因為我本來就是因為不足才出來的啊。前半年我每天要花很多時間跟顧客解釋: 我來自台灣、為甚麼要來,因為我很明顯就是個外國人。半年後我觀察新加坡人的習性夠深,語言能力也夠好了,已經能夠假裝自己就是新加坡人,這些問題就漸漸消失了。」他一年內考取了七張新加坡的證照,並且學會了新加坡的人力管理與服務業建置的方式,回台以後,除了擔任業務得心應手之外,還能接待許多來自外國的旅人,發展不錯的被動收入來源。「這種學生就是只缺舞台的學生,只要讓他出去,看看國外的狀況,他刻苦上進又樂觀,馬上可以蛻變成不一樣的人,可以往一個自己從來沒想過的未來發展。」


以第一專長發展第二專長


  對這些科技大學的學生而言,出國實習,得到的不只是一張進入進入職場的入場卷,亦或是履歷上漂亮的資歷;還是一次人生的轉捩點,是他們以語言的第一專長,培養第二專長的機會。

  考量英語的語言專長於今似乎已不再是稀有的優勢,陳士瑤老師為學生們找尋大量能夠和人溝通、適應了解文化差異的機會,從飯店服務、航空等領域入手,讓學生擔任機場地勤服務或者銷售人員。「現在的實習最大宗還是服務業,服務業就是磨特質、磨態度,因為一定會比別人有更多的委屈,要為五斗米折腰、不是自己的錯也還是要跟人屈躬,但是有過這樣的磨練,對很多事情心態會不一樣,當年在台灣不敢嘗試的困難和退縮,再也無法構成挑戰和壓力, 並打開自己更寬闊的學習能力跟視野。」讓學生在英語環境進行職場與溝通能力的學習,縮短學用落差,讓學生能夠迅速的發揮所學,並且讓延展自己的學習範圍、就業能力與競爭力。

  「這是一個很好的開始,畢竟大家可能英文也不是最頂尖,也沒有專業技能,但在異國職場可以學會比在國內教室多數倍的語言跟綜合能力,從實習工作出發,我們鴨子划水也都可以慢慢走到很棒的位置。」陳士瑤如是歸納。


 打造技職特性的路線


  在就業市場萎靡的狀況下,即使國立大學畢業,也可能需要一至兩年的摸索,才能從外派、派遣或者基層人員逐漸爬升。換句話說,初入職場,通常還需要經過兩年左右的「流浪」學習階段。

  對陳士瑤而言,這樣相較性的浪費時間,因此她希望自己的學生能在三年內結束課業,第四年出國,畢業後就無縫接軌地找到良好的職位。「我教的是科技大學,學生動能很大,人格特質又比較活潑、接受度高、磨合度低,我就按照他們的取向為他們找合適的工作。和同屆比起來,一畢業就有一年的海外工作經驗,是很好的加值,而且經過這些辛苦,回頭看同輩,就會有很不一樣的感受,這種成長是很可觀的。  」

  陳士瑤認為,台灣的南北差異還是很大,南部小孩的資源較少,鼓勵向外發展的機會也比較少。以高雄來舉例,學生們一路求學都在高雄,自己也認定就業就留在熟悉的環境,即使是北上這個選項,也會因為物價高、房租高、難生存等因素讓他們猶豫。因此她希望能讓學生們培養機動性與移動能力,讓他們知道自己可以有大量的未來潛力,只要願意跨出原先的預設與認知。

  她陪伴這些學生走過他們重要的人生轉換期,號稱是「像7-11」的老師。為了這些學生,她固定飛往新加坡、加拿大與瑞士,和合作單位保持聯絡、維持交情、盡其監督與接洽的責任,讓學生實習過程有足夠的保障和落實。除此之外,陳士瑤亦花費大量時間設計與國際職涯有關的課程,指導學生如何撰寫英文履歷、面試技巧、前行的心理準備、獨立性的培養等,並且與學生家長溝通,同時為學生申請教育部的資源,這一路單槍匹馬走來,點滴在心頭, 實在不容易。「我的學生會說: 老師妳是我的貴人,我聽了覺得還好!還好我不只是這些學生大學階段的路人甲而已。」

擴大推動範圍,讓台灣年輕人走出去


  今年開始,陳士瑤加入以推動台灣青年發展國際職涯為目的的社會服務團體「社團法人兼善天下服務志業協會」,意圖讓自己五年來累積的經驗能夠用在更廣的範圍。

  依據這幾年擔任推手的經驗,她深知台灣年輕人因為友善、學習力強、配合度高、認真等特質,在國際人力市場上有著不小的優勢,因此希望能讓更多台灣青年出去,學習國際經驗,再帶著一身新智識、新技能回來,讓整體環境更有活力,也讓台灣能夠產生良好的人才循環。

  作為一個老師,陳士瑤的實踐從來就不受教室內/外所限,她不僅教導給學生課堂上的理論與知識,還引領他們出外闖蕩與茁長,並且致力於打造更多的空間,讓在系所之外的年輕人也都能有一次自我挖掘、自主成長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