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13日

多重跨域力,擺脫「本位」的侷限:國際經理人趙長新專訪

  「我們活在一個加速度運轉的世界。」局勢變動劇烈,科技日新月異、知識經濟成為核心生產要素、人才資本越發重要,產業轉型的斷代越縮越短。安穩的待在固定位置,認分的維持單一專業,已經無法應付這個燦爛同時又高風險的社會,移動幾乎已然成為職涯的常態,無論是物理上的身體位移,亦或是專業領域的擴展遷徙。

  現任定興科技國際市場開發暨行銷副總經理的趙長新,擁有近三十年於資訊業的經歷,並且有著極豐富國際職涯經驗。他自陳,即使到現在,也仍在不斷觀察產業趨勢與自我調整,更動的不只是遠赴各國所面對的殊異民情與企業文化;還是自身技能與角色的變化與延伸。由於深深認知到職涯是一條長遠而具有高度彈性的歷程,趙長新樂於與後輩們分享經歷,並且秉持著對台灣青年未來發展的關切,加入以推動年輕人發展國際職涯為目標的社團法人兼善天下社會服務志業協會,意圖讓自己的跨國經驗得以傳承與轉化,開啟一扇窗,締造年輕人認識世界的路。

對趙長新而言,台灣目前的就業環境確實面臨一些結構性的限制,鼓勵青年到國外發展,是順應現今網路時代,人才流動的趨勢。但他強調,前往海外工作的重點並不在於出走,亦或「朝錢看」,而是在審慎規劃後,能夠藉由移動來鍛鍊視野,並為自己長期的職業生涯鋪敘墊腳石,加強經驗與履歷的豐富度。「出來之前要想清楚,大部分的情況是,除非打算移民,不然通常都是工作三至五年就會回國,我覺得重點不是『離開台灣』,或者國內國外的區別,而是保持高度的機動性,並且對自己的職涯有長遠而清楚的規劃,知道走的每一步可以讓自己到達哪裡。」亦即,發展國際職涯不是一趟單向的旅程,而是一套縝密的計畫,讓每次的出發與回返都能自我增值,並且能與異文化激盪碰撞,從中開拓認知與對世界的想像。

身為有著中東、東南亞、美國等地國際職涯資歷的經理人,趙長新擁有怎麼樣特殊的國際職涯經驗?他如何在巨大的文化差異前提下發展合作關係?對於青年發展國際職涯有什麼樣的建議?本次採訪特地專訪趙長新,依據他的關懷,請趙長新講述他的跨國合作之道、對現今人力市場趨勢的觀察,以及給予台灣年輕人的建議。

跨出本位立場,創造移動的最大可能


Q:除了亞太地區以外,你還曾經擔任駐中東的業務代表,能不能請你分享在
中東的跨國/跨文化合作經驗?

  不同地區的人對事情的表達方式差別很大。

  華人之間談事情,習慣委婉而不開門見山,需要先寒暄鋪陳,最後再漸入主題。歐美就非常「目標導向」,一開始就單刀直入,先彼此確認有共識,再繼續下一步的談判。這是兩種不同背景培養出的職場文化模式,但如果到了中東,我們所習慣的此二者皆不生效。在中東地區,人們非常習慣以「關係導向」的方式運作,他們不太與陌生人做生意,主要都與親戚朋友所延伸出的人脈網絡進行合作。也就是,在中東文化裡,他們給予生意夥伴高度的信任,這既是合作的前提,也是合作的狀態。除此之外,除非你販售的產品與服務正中下懷、具有高度需求性,否則在談判過程,中東人很常因為發現彼此差異過大,而沒有繼續深談的意願,生意最後就會無疾而終。

  如果要打入中東市場,就要入境隨俗,要與他們建立交情。同時,因為中東人通常不當面拒絕,所以要有非常敏銳的觀察能力,對於面部表情、行為、手勢與語言的分析與理解非常重要。另外,要與中東顧客建立關係,通常需要非常好的引線人,讓你可以迅速的進入當地的語言與文化情境。阿拉伯語中很多諺語來自可蘭經,如果沒有這些語言與宗教的素養,很難彼此溝通。因此,在合作初期,擁有好的引線人幫忙,能夠使後續的進展順暢很多。中東人很重視你與他們之間的同質性,當你理解當地文化越深、不以高姿態來看待穆斯林文化,並且信用越良好時,就越能與他們發展情誼。

  中東人如果信任你,就會開始對甚麼事情都採取大而化之的態度。我曾經遇到信任我的顧客,看都不看合約就要直接簽,那時候我阻止了對方,建議他還是要和法律顧問討論。除了不希望他貿然決定,同時也是一種誠信的表現,代表沒有要占他便宜。合作的信用都是這樣從日常相處裡一點一滴的累積來的。

  我覺得如果要發展國際職涯,對異文化抱有謙遜的態度很重要。時常碰到在外旅遊或者發展的人,談論當地狀況都以:「這裡物價比台灣貴。」「這裡物價比台灣便宜。」為開場白,好像其他國家只是台灣的參照,但每種環境有他的物質條件跟政治經濟甚至是文化脈絡,以這種非常「本位」的方式思考,並沒有甚麼道理。活在那個環境就要成為其中的一份子,這樣才能真正從異文化中得到養分,也才能夠與當地夥伴建立比較密切的合作關係。

Q. 你認為怎麼樣的人才,才能在這個高速運轉的時代不被淘汰?

延續剛剛說的,也是要走出另一種意義的「本位」,發展跨領域的能力。

  跨領域能力的意思不是拋棄過往所學,而是要讓原先的專業領域更能落實到綜合性的應用上。只要所學夠深,同時又足夠靈活,即使乍看之下冷門的專業,也都能發揮極大的價值。

舉例而言,在我們的認知裡,語言學好像是一個難以兌現成工作技能的學科,但現在網路發達、資訊爆炸,分析網路上大量訊息語意就成為對市場需求及採購行為理解的重要途徑。廣告業界很喜歡在臉書上做大數據調查,而這需要語意學以及句構/句型的分析,其實也就是語言學的範疇。

同樣地,即使擁有目前看來很「吃香」的專長,也都需要擁有基本的跨領域知識。以 Google 的大數據分析團隊為例,團隊內並不只有電腦軟體工程師,還有來自語言學、統計學、社會學及前後台硬體整合等領域的人才,當你對各大學科都有基礎認知時,才能迅速的進入狀況,掌握市場動向,與團隊夥伴溝通合作。

歸結來說,在職涯考量上,跨領域有兩大重要性:

1. 職場上擴展自己的跨領域能力,能有效的讓自己處在一個有利的起點。
2. 具備不斷自主學習的素養,讓自己隨時保持可以進入新領域的狀態,免於被淘汰的危機。


趁著年輕起而行


Q. 你怎麼看待台灣青年目前遇到的就業問題?

我認為低薪的問題很嚴重,台灣已經不再是發展中國家了,但薪水卻仍然停滯在發展中國家的程度。低薪的問題牽涉到台灣企業的規模小,使用的資源少,因此利潤也低。然而,當企業要發展更高層次的技術、意圖做大時,就會缺乏資金,台灣的銀行業對於新創的營業方式跟技術,往往給予這類新創產業或轉型企業的資金額度又低,導致台灣企業要擴大規模不容易。在規模無法擴大的前提下,就必須在有限的資源下運作,因此便不斷的減低各項成本-當然人力成本是首當其衝。

另外,政府太過保護中小企業,使得現狀無以改變。如果持續如此,中小企業又產業轉型不佳,那勢必會在台灣無法繼續下去,移動到人力更便宜的東南亞或是南亞,最後不僅低薪,青年的失業率也會提高。

這些大環境的問題,要根治需要整體的改變。但如果就個人的層次來說,我認為在這個人才流動的時代,年輕人發展國際職涯會是一個好的出口。除了可以暫時離開低薪的環境之外,在世界市場裡自我鍛鍊,也是找到更寬廣的位置以及自我實現的方法。等到累積了國際化職涯資歷以後,重回台灣,也能為這裡帶來一些人才資本的累積,以及良好人才循環的可能。

 Q.  對於要發展國際職涯的年輕人,有沒有甚麼建議?

  有幾點很重要:抗壓性要強、有獨立解決問題和不斷學習新事物的能力、了解及融入當地風俗習慣、盡量熟悉當地語言。當然具備良好的英語說寫能力是發展國際職涯非常重要的條件,身處英語是準世界語言的環境,這也是與不同地域文化人們溝通最好、最直接的工具。

  台灣青年一直有著吃苦耐勞、負責任的特質,在軟實力上不用擔心。另外,我覺得這一代可以得到的知識資源很豐沛多元,因此,無論是專業能力的自我精進,或者跨領域技能的自主學習,都很容易能夠找到管道進行。所以最重要的還是起而行,大膽踏出去,不要猶豫躊躇,錯失良機。趁著還年輕,給自己機會多方接觸,用差異與刺激來給自己一個脫胎換骨的機會,為自己開闢未來遼闊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