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13日

人生轉角乍見機會:國際經理人呂學正專訪

台灣近十年,面臨薪資凍漲、物價翻倍、高失業率以及非典型就業遽增等多重打擊,初出社會的年輕人苦不堪言,自嘲是從豐富土壤中長成,但最後被職場壓榨成果渣的「柳丁族」,以及厭世無奈的「崩世代」。國內市場小、產業轉型狀況不佳,青年若渴望好的就業環境,便不能被困囿於習慣的生活空間,應當敏銳覺知人才國際化的趨勢,把跨領域能力化為自己的優勢,將出走當成量尺,探勘自己的能耐,給自己擴大格局的機會。

然而,出走靠的不只是勇氣,還有韌性與對異文化的細緻觀察與調適,同時,亦需要高度的自主學習與創意創新能力,讓乍看之下的危機,都能成為成長的踏腳石。現任台灣飛利浦品質文教基金會董事、社團法人兼善天下社會服務志業協會理事的呂學正,便是一個極佳的案例。

  呂學正從基層工程師做起,最後成為知名跨國企業的主管階層人物,曾任全球飛利浦全球半導體封裝測試事業群副總裁,負責全球飛利浦的封測廠,廠址遍布台灣、中國、菲律賓與泰國,掌管為數龐大的員工。身為土生土長、一路在國內求學的台灣囡仔,呂學正在進入外商飛利浦公司工作後,便從原先的工程領域,逐漸跨足人力資源的管理,一路發展國際職涯,他曾到荷蘭自我精進、至新加坡亞太區總部負責產能規劃與調度、被外派到菲律賓設廠,最後被調回高雄的旗艦廠。在旗艦廠時,呂學正囊集了先前經歷的結晶,因應低薪國家興起,台灣人力成本高的狀況,發展出野雁式組織應對,不僅沒有用大量裁員、大幅減薪來負薪救火,還讓場內員工都認可此種高度彈性且互相支援的生產方式,並讓台灣耀升成為飛利浦全球營業額第一的封測廠,因此榮獲行政院第一屆「國家人力創新獎」。

  他是如何從外商公司的員工,逐步穩紮穩打地走到今日的位置?如何在工程本科的技能之外,又發展跨領域的專長?如何在跨國企業裡適應各國不同的職場文化,並且從中找到與異己合作、共事乃至管理的方法?如何在各個職涯階段都對各種新的挑戰保持積極動能,並維持穩定的自我學習?今日我們將訪問呂學正,請問他的跨國經歷,探看他是如何在變動中求新,以及對於青年有什麼樣的建議。

化腐朽為神奇的能力:對差異的洞察與理解


呂學正在36歲時,被隻身外派到荷蘭,自那時始,他便開始長達二十多年的跨國職業生涯。因此他對於不同國家殊異的民情與職場文化的理解與協調,有著豐富的經驗。

以最早期被外派的經驗為例,最開始到荷蘭工作時,呂學正會按照台灣的慣習,為了完成項目,而自主加班。但這其實是荷蘭公司的大忌,甚至會遭到值班警衛的驅趕:在當地並沒有加班文化,一方面是若落單於辦公室而發生意外,責任歸屬很難釐清;另一方面則是就工會立場而言,員工需要加班,就代表工作量大到了應當擴大聘僱的地步。呂學正因此調整自己的做事方式,適應荷蘭的工作節奏。

而當他51歲被要求赴菲設新廠時,周遭多數人極度不看好,由於一般人對菲律賓長期有著勞動力素質低落、容易得寸進尺的刻板印象,導致赴菲管理工廠被視為是嚴峻的苦差事。但呂學正真的親到現場後,發現這種既定印象裡有著文化差異導致的錯視:「他們會問:交通津貼怎麼給?我住遠一點我能不能再多拿一點?或者進一步問:公司能不能配機車?如果誤解會覺得他們似乎在討價還價,很敢要求,但並非如此。」若缺乏敏銳的觀察,確實會維持對菲律賓員工的誤差認知,認為他們貪得無厭。但很多時候,這種環環逼近的扣問,是源自多數台商在聘僱過程不夠坦承佈公,秉持著菲律賓人皆貪索無度的偏見,於是迴避待遇問題,造成雙方溝通的惡性循環,菲律賓人一再詢問員工福利的目的在於避免吃悶虧,要清楚知道公司給予的範圍。但一旦明瞭了底線,他們不會再多索討,並且會和其他同儕彼此交代解釋福利內容,事情便簡單明瞭。呂學正於是歸結:「了解文化差異很重要,要知道對方的文化情境,才能真正解決問題。」

工作品質方面,剛開始菲律賓廠所生產的產品品質不佳,呂學正的作法是將台灣長期使用並且得到認證的一整套SOP帶過去,讓當地勞工完全依循台灣的方法。原以為是最縝密嚴謹的方式,沒想到此做法導致良率極低,生產出的幾乎都是廢品。經過勘察後,才發現癥結在於SOP的內容過時,有大量需要重新試驗與更新的部分。在台灣沒有發現SOP陳舊而需更新,是由於台灣勞工善於應變,即使指示有所誤差,也能自行轉彎、殊途同歸地達成目標。菲律賓勞工做事遵照步驟、照本宣科,因此需要給予精準的範本。釐清問題後,呂學正和工程師一同將SOP全面翻新,產品的良率驟升,甚至超越大部分的分廠,他於是歸納:「帶領其實也沒有秘訣,只要善用他們的長處,就得以轉危為安。」柳暗花明的不只是菲律賓工廠的效能,此事還為呂學正的職涯鋪敘了良好的基礎,飛利浦總部知曉了他化險為夷的能力,自此給予呂許多重要的機會。

呂學正最著名的人力管理策略「野雁組織」,雖然應用在國內高雄的工廠,沒有異文化分析與適應的過程,但幾乎是海外經驗淬鍊的精華應用,「野雁組織」的發想到落實仰賴的是相近的核心能力,也就是對現狀的洞察,並且以高度的彈性及適應力來破解當下的困境。

在全球的經濟結構變動下,低薪資國家興起,台灣勞工的人力成本相對提升。在此前提下,台灣廠開始有訂單流失的危機。通常為了降低人力成本,採取的作法都是裁員與減薪,但呂學正不認為那是長遠之計,於是根據他對工廠生產線的觀察,並雜揉來自野雁飛行隊伍的靈感,鍛造了一套依照團隊工作狀態而讓職員隨機改變分工、相互支援工作內容的組織方法。雁行組織的彈性補位與多能工(multi-skill)形成了強大的團隊力量,生產力於兩年內提升了25%,維持住台灣廠的競爭力,員工也因此學到不同類型的技術,而非日以繼夜地重複,工作意義感於焉提升,堪稱多贏局面。「我那時候的想法是,要解決台灣遇到的難題,遇到問題就要尋找轉境的可能,事在人為。」此話體現了呂學正樸實又精細嚴謹的性格,同時亦是面對各種大環境變動與結構困境的工作哲學,他親身實踐了危機即是轉機的意義。於企業的層次而言,面對現今產業蕭條、經濟沉痾不起,以及工作品質普遍下降的狀況,呂學正「事在人為」的魄力,似乎能成為管理者可以借鏡的案例。於個人的層次而論,此種工作態度,也讓自身在職場的漫漫長途中,得以一再鍛鍊「轉境」的功力,培養在任何惡劣境況中都得以看見光亮縫隙且開創新局的能力。

轉角乍見轉捩點:從工程到人資管理的跨領域學習


除了被外派到各國取經建功外,呂學正的職涯還有一個極其重要的轉折,亦即,從原本的工程本科,被調往人資管理的領域發展。他原先擔任工程主任、工程經理、工廠廠長等職務,卻措手不及地被總公司分派人資相關職位,當時上級沒有明言,但其實意在長遠的栽培。

  呂學正一開始非常無法接受,甚至準備了洋洋灑灑的說稿要說服對方改變主意,但無效,事後回溯,才知道這份安排的意義。呂學正解釋:「如果要培養人才,需要讓他通曉多個環節,如果沒有掌握較多專業的經驗,再能幹也是瞎子摸象。」 在呂學正甫入人力單位時,每每於全球會議的現場,說話直接且氣勢果決的他都顯得格格不入,因他不似人力資源專業的同儕,懂得化干戈為玉錦以及穿針引線的本領。然而,在人力部門學習久了,他不僅性格有所轉變,於工作技能上,也對考績制度的原理與設計、留才與招攬人才的方式等有了本質上的暸解。呂學正從服務部門的管理領域,逐漸把工作擴展到了工業工程、資訊工程與廠務部的相關事務,這些歷練使他日後在和高層溝通時,能夠極快的進入狀況,同時也對工作項目保有極大的自主權,因為對各層的事物都所知甚深。

呂學正言:「這個轉折剛開始是很難的,但我也感謝公司這樣栽培,明知道我很抗拒,還是把我派過去。後來我提攜其他後進,只要看到他們有可為,絕對不會讓他們一生就守一個地方,一定要讓他們有機會歷練。」

π型人生:既專精又通才是青年生存的最佳策略


對應前述的經歷,呂學正有感而發,認為從前強調的一技之長是不足以應對現在高度競爭的職場。目前已是產業轉型快速、知識經濟成為重點,並且人才資本被日益重視的時代,因此一定要擁有專精的才幹,但同時也需要擁有專業領域之外的技能。如同哈佛商學院教授巴登(Dorothy Barton)所提出的「T型人才」概念,青年應當自我培力成為「專業領域中的通才」,在既有的專長領域裡,橫向發展相關的能力,使自己成為無以取代的人才。

然而,呂學正有著更進一步的看法,認為單單只有T型仍不足,他以NOKIA與 Motorola為例,當其他品牌已經發展出另外的優勢時,還只仰賴原先的專業與模式支撐,企業就會走向衰亡。他期勉年輕人能夠自主學習、自我培力,發展多於一的專業:「全球環境變動太迅速,T型也不夠,現在我們必須要尋求管理學家大前研一所倡導的π型人生,除了要橫向、廣泛的發展技能,賴以為生的能力也要大於一種,不僅培養和第一專長有關的技能,還要發展第二種專精領域。有著兩大專業,並且相互延伸串連、融會貫通,才能有著最寬廣的可能性。若不如此,就容易遭到淘汰。這是我對現在年輕人最大的提醒,要設法栽培自己,走向π型特質。」


台灣人才在國際職涯的特質


呂學正認為,以目前的時勢而言,青年朝向國際職涯之路是一個不可忽略的選項,跨出島嶼,得到的不只是視野的開闊,還是良好的累積與自我培育機會,找到更寬廣的位置與舞台,在異域與異文化中自我激盪與自我實踐。同時,在國外歷練夠深,成為專業領域的人才後,若返鄉發展,亦能幫助台灣的智慧資產廣布全球,為台灣未來形塑更有競爭力的經濟環境與創業生態,累積人才資本,形成良好的人才循環(brain circulation)。

依照呂學正的觀察,台灣青年有幾項特質十分珍稀,會是在國際職涯走跳的優勢:

1. 肯拚: 完成工作的動機強烈,不需催促,也不找藉口,對團隊有著奉獻的熱情與忠誠。與之相比,中國的青年向上爬升的動機較強,有狼性,但較具個人取向。

2. 思想靈活:知道變通,善於跳出框架思考,也善於創新與適應新事物。

3. 配合度高:對組織的要求皆能盡最大的力量配合,不輕易有怨言。

然而,台灣青年也有幾點弱勢,使得在職場上不容易馬上嶄露頭角:

1. 不勇於表達意見:時常在會議中保持緘默,對自身的言說不夠自信。然而,開會中總是只聆聽的人,不是組織需要的將才。訓練表達能力,同時也是訓練提出「建設性意見」的能力,應當善於思考對策,勇於表達,表達錯誤或者見解不成熟都不是最大的問題,但若總是不表態,就會被解讀為沒有洞見的庸才。

2. 個人能力強,但無法變成堅強的團隊:習慣了單槍匹馬的運作方式,無法迅速的和他人默契良好的合作。然而,在職場上,唯有團隊合作,才能把價值極大化,因此長期以個體戶的方式奮力打拼,實為一大硬傷。

全方位的準備:對青年走向國際的建議


針對青年要到海外就業,呂學正認為應當要有全方面的準備,包括家庭的支持、學校的資源,機構的幫助與個人的生涯規劃。

前兩點具有比較強的生長環境、就讀學校等個別差異,在此不贅言。而若就機構的幫助而言,呂學正目前在社團法人兼善天下社會服務志業協會中擔任理事,致力推動讓青年發展國際職涯的媒合平台。兼善天下協會藉由建立一個青年海外就業的職涯輔助/諮商平台,來搭造兩代之間的溝通橋樑,讓上一代的經驗能夠分享與借鏡;局勢鉅變,上一代的模式無法複製,但仍有寶貴的生命歷程與智識的結晶得以傳承與轉化。此一協會匯集了多位在國內外各產業內經驗豐富,具有公關行銷、人力資源管理、訓練課程設計研發、NGO國際事務開發、學術界教授、諮商輔導、企業經營等專長的會員,意圖幫助有志到海外發展的年輕人進行工作實習或者創業機會的媒合與市場探勘,並且以專業小組的形式,陪伴年輕人度過在發展海外職涯時所面臨到的困難與不安,傾囊相授與輔導年輕人面對企業/跨國文化的適應,減少青年探索時的不確定性,給予在國外奮鬥時的安全感與指引。青年若已有明確的出走目標,接受此機構的諮詢與幫助,會是效率極高的選項。

而若就個人的生涯預期與身心準備而言,呂學正說道:「可能有人會懷疑,我是不是一定要走向外發展的路,我個人認為這是較具發展性的可能,目前台灣的就業市場一直在萎縮惡化,如果不把走國際路線列入選項的話,路會窄小很多,世界很大,走出去其實也沒有損失。」並且補充幾點他認為重要的身心準備,其一為要盡早蒐集大量資訊,不必所有學習過程都來自錯誤與親自碰撞,提前準備會幫助堅實自己的心理素質,也會讓降低過渡期的痛苦。其二則是對異文化保持高度的開放性,並從中看出自我學習的空間。舉例而言,呂學正認為西方人說話直接銳利,但通常不針對個人,而是在公領域習慣性採取實事求是的態度。這些意見對習慣婉轉的華人而言,可能刺耳,但應該要珍惜這些言論,因為那是有建設性的養分。

最後,呂學正勉勵青年,不需因為年輕就膽怯,年輕其實是最無可取代的資本。勇敢走出去,孕育獨特而廣闊的視野,然後以踏實的步伐走出自己的職涯路。

採訪/撰稿:陳知寧
採訪日期:2017年11月21日